顶点小说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史上第一密探 > 第184章:太上皇的礼物!不止是奇迹!

第184章:太上皇的礼物!不止是奇迹!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“这次大军南下平叛,无非是两个结果。第一个结果,傅炎图平叛成功,立下巨大功勋。那父亲当然必死无疑,因为届时所有的滔天大罪,都会在你父亲头上。”
  “第二个结果,傅炎图平叛失败,那你父亲也必死无疑,总不能让你父亲敖心率领大军南下平叛吧?”
  确实不可能,天下一百个皇帝中,大概只有一个人可能会派敖心率领大军南下平叛。
  但这看上去完全是肉包子打狗啊。
  现在谋反的是敖心的义子,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土人守备军。结果又派敖心去平叛?那个皇帝心这么大啊?不怕敖心去了之后,直接和叛军勾结在一起,直接在南境立国吗?
  万允皇帝不会,天衍皇帝也不会。
  “所以将来,你的父亲敖心,就算朕不想杀,也不得不杀。”万允皇帝道:“至于你敖玉?太上皇终究开口了,朕能够饶你一命。既然太上皇喜欢看《石头记》,那你就呆在黑冰台监狱里面,每天只写书便可以了,其他就不要想了。你这一生,就好好写书吧。”
  然后,万允皇帝挥了挥手。
  几个宦官就要将云中鹤拖出去。
  “慢!”云中鹤忽然道:“陛下,如果我能够不费一兵一卒,平息南境叛乱呢?算不算我父亲戴罪立功?”
  万允皇帝丝毫不理会,就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。
  安抚,收买等等手段,他万允皇帝都已经用遍了,结果全部失败了,几个使者全部被叛军斩了脑袋。
  敖玉口口声声说什么土人造反意志不强,口口声声说什么土人守备军想做走狗而不成,所以才反噬主人。
  他根本不知道南境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  根本不知道南境的叛乱根源在于黄天教的大圣师袁天邪。
  这敖玉写书还行,但也是空心大草包,只会纸上谈兵的蠢货。
  接下来你就好好写书吧,别的就不要掺乎了。
  就这样,云中鹤直接被拖了出去。
  忽然,云中鹤高呼道:“陛下,明明是你们逼反了土人。你们把我父亲从南境调离之后,帝国的利益集团迫不及待就去南境分割蛋糕了,做蛋糕的时候他们不去。等我父亲建设了十几年,有了成果之后,这群人就迫不及待去摘果实,去抢利益。”
  “南境开拓了多少田地?现在这些田地,又被瓜分了多少?”
  “我父亲在做南境大都护的时候,两千多万土人起码有饭吃,有田种。我父亲被迫调离南境之后,大周那些权贵迫不及待去南境抢田,抢粮,抢土人奴隶,这才是造反的根源。”
  “现在,竟然把这一切罪责怪在我父亲头上,不觉得可笑,可耻吗?”
  云中鹤这话一出,在场所有人彻底色变。
  大宦官侯庆厉声道:“掌嘴,掌嘴,把他舌头给我拔下来。”
  万允皇帝一举手,缓缓道:“让他说下去。”
  云中鹤道:“皇帝陛下,我不是我父亲吧?你也说了,我敖玉只是一个会夸夸其谈,纸上谈兵的家伙。我没有威信,我没有做过南境大都护,我没有一呼百应的能力。你不放心我父亲去南境平叛,你怕他会真的谋反了。但你总不怕我谋反吧?”
  “皇帝陛下,我相信你已经做好了布局,应对接下来的危机。但南境能够不动刀兵,还是不动刀兵的好吧?一旦开战的话,伤亡起码十几万,甚至几十万。”
  “为何不让我去试试呢?哪怕百万分之一的机会,我成功了呢?哪怕亿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呢?我不费一兵一卒平息了南境叛乱呢?”
  “我这条命不值钱的,拿出去冒险没有什么的,就算在南境被人剁成了肉泥,也如同死了一条猪狗而已。”
  “为何不让我试试呢?”云中鹤高呼道:“让我去南境平叛,孤身一人,不用一兵一卒。”
  云中鹤这话说完,在场所有人全部呲之以鼻。
  皇帝陛下派去多少使者谈判,给了多少丰厚的条件?
  结果这些使者全部都被杀头了,甚至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。
  没错,现在叛军的首领伏乍曾经是敖心的义子,但是他连自己的岳父都杀了,哪里会在意敖心的儿子?
  保证一见面,直接就被砍掉了脑袋。
  云中鹤颤抖道:“皇上,作为人子,哪怕粉身碎骨也要拯救自己的父母,请陛下给我一个机会。我自身一人前往南境,前往叛军敌营,说服叛军首领投降,停止叛乱,诛杀李文化。”
  “万一我成功了,不是为帝国节省了大量的兵力,大量的物资吗?”
  “万一我成功了,请陛下放掉我的父母。”
  万允皇帝道:“万一你成功了,就立下了天大功勋,那我就不仅仅是放掉你父母了。但你知道吗?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!大军已经南下了,平叛大战,一定会爆发了。”
  云中鹤道:“当然,大军已经出发,绝对不可能召回。但如果大军到达南境之前,叛乱就已经平息了呢?”
  一旦出现这个局面,那傅炎图大概会气炸吧。
  他率领几十万大军南下,杀气腾腾要平叛,要建功立业,结果还没有到达地方,叛乱就已经被敖玉只身一人平息了。
  那对傅炎图,完全是啪啪打脸。
  皇帝道:“太上皇开口了,所以朕不会杀你,你能一直活下去。但如果你去了西境,立刻就会死的。”
  旁边的南宫错补充道:“敖玉公子,你不要有幻想。叛军首领伏乍已经杀红了眼睛,也铁了心谋反。所以你刚刚见到他的面就会被杀,连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  确实是这样的。
  皇帝前后有派去了十几波使者,全部都是没有机会说半句话,直接就被砍掉了脑袋。
  而眼前这两颗脑袋都是大人物,一个是伯爵,一个是叛军首领伏乍的岳父。
  “身为人子,哪怕粉身碎骨,也要舍身救父。”云中鹤道:“万一,我成功了呢。”
  皇帝道:“知道你有多少时间吗?”
  云中鹤道:“我一定要在傅炎图大军入南境之前,就彻底平息叛乱。否则等到大战一起,就再也没有机会了。”
  南宫错道:“减去赶路的时间,留给你的时间或许不到半个月。半个月之内,你要平息南境几十万人的叛乱,你没有任何支援,任何帮手,没有一兵一卒,完全要靠你的三寸不烂之舌。”
  这听上去,确实像是天方夜谭,比梦话还要梦话。
  手无缚鸡之力的敖玉,只身一人,深入敌营,平息几十万大军的叛乱?
  你敢说,别人都不敢听。
  皇帝眯着眼睛看云中鹤好一会儿,然后缓缓道:“正月初九,最晚到正月初九,如果你没有成功,你就救不了你父母家人了,朕不想杀他们,但也不得不杀。但若真的侥天之幸,你成功地平息了叛乱,那朕会给你天大的奖赏。”
  云中鹤道:“是,最晚到正月初九,平息叛乱。”
  也就是说,正月初九,敖心全家上断头台。
  皇帝淡淡道:“那你就去吧!”
  “南宫错,把南境叛乱的详细资料给他一份,然后派人用最快速度,把敖玉送入南境!”
  “切记,让他一个人进入南州,不要让一兵一卒陪他去。”
  黑冰台大都督南宫错躬身拜下道:“遵旨!”
  然后,皇帝挥了挥手。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黑冰台没有任何耽搁,当天晚上就把敖玉塞入了一辆马车之内,秘密离开了京城,快速南下。
  而云中鹤手中,已经多了厚厚的一叠资料,全部是关于南境叛乱的。
  尤其是关于土人叛军领袖伏乍,也是曾经的敖乍。
  某种意义上,这个敖乍还是他的义兄,他是敖心一手提拔起来,完全称得上是恩重如山。
  如果没有敖心,伏乍还是一个荒野土人,哪里有机会统率万军,成为人上之人?
  哪怕如今他叛乱了,麾下有几十万土人叛军,也依旧算是敖心成就他的。
  根据最新的资料,这位叛军首领伏乍,此时已经称王了。
  这个叛乱确实不好平息了。
  他竟然称王了。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就这样,云中鹤每天都在疯狂赶路。
  他不会骑马,而且为了保密,所以时时刻刻都乘坐黑冰台的秘密马车。
  每隔一百里就换马。
  每隔三百里,就换一次马车厢。
  他翻来覆去,将这些资料全部看了好几遍,烂读于心。
  知道的越多,他越发觉得自己之前给皇帝的上中下三策,还真是夸夸其谈,纸上谈兵了。
  南境的叛乱,已经是大火燎原,蔓延了千里,几十万叛军,而且每天都在增加。
  云中鹤想要靠一个人,靠三寸不烂之舌去平息这一场叛乱,那已经不是奇迹,而是神迹了。
  而且留给他的时间非常短暂,可能只有十几天的时间,因为他一定要在傅炎图大军进入南境之前完成。
  但他就是要去完成这个神迹,靠一个人立下这个不世之功,
  甚至他开始幻想,一旦立下这个惊天大功,要什么奖赏?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时间如水,岁月如梭,不能装逼的日子飞快而过。
  二十几天过去了!
  云中鹤每天都呆在黑冰台的马车赶路,每天不眠不休地赶路。
  吃喝拉撒,全部都在马车上。
  终于在十二月初一这一天,云中鹤到达了目的地,南州城。
  其实他早就深入敌境了,因为大南行省一半的疆域都被叛军占领了。
  南州城,已经成为了叛军的大本营。
  伏乍,此时已经自称大南王。
  一路上经过许多城池,都挂着大南旗帜。
  黄色旗帜,黑色字体,大南的周围,红色火焰环绕。
  在十一月十一这一点,云中鹤身上还发生了一件奇事,这里按下不表。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马车停了下来。
  “敖玉公子,到了,我们就送你到这里了。”黑冰台武士道。
  云中鹤下了马车。
  黑冰台的几名武士立刻驾车离开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  把云中鹤一人,留在这万里之外的叛军敌境。
  前面就是南州城了,曾经大周帝国的四大核心城市之一。
  也是敖心亲手建造的超级大城,大南行省首府,曾经大周南境大都护府所在地。
  敖心在这座城池内,统治了南境十几年。
  而如今,这座南州巨城已经成为了叛军的大本营,也是伏乍的大南王府所在地。
  真是一座坚城啊,如同庞然巨兽一般趴在地上。
  这座城池虽然没有江州这么大,但是城墙更高更厚,如果不是忠勇伯李文化忽然发难,想要占领这么一座固若金汤的超级坚城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  此时城墙上,密密麻麻都是土人叛军,不计其数。
  到处都是大南旗帜,还有伏乍这个大南王旗帜。
  云中鹤孤身一人,缓缓朝着城门走去。
  他立刻引起了叛军的注意,城墙之上,无数的弓弩瞄准了他。
  云中鹤高举双手,大声高呼道:“我叫敖玉,我是你们的少主啊!”
  “敖乍哥哥,大南王,你的弟弟敖玉来了。”
  云中鹤一边高呼,一边朝着城门走去。
  “大南王兄,我是敖玉啊,你亲爱的弟弟来了。”
  “轰隆隆!”叛军大本营的南州城门,缓缓开启了。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注:第一更送上,在南境的剧情会很爽很奇迹,也会很快。
  诸位恩公,口袋里还有月票吗?投给糕点好不好?拜托大家了!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