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原来我真的不是人 > 第五章 罪人?

第五章 罪人?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由于实在太吵,司龄直接屏蔽了来信提醒,把界面切到了另一个对话框——话痨小孩的话,只听最后也是可以的。
  这个对话框只有一条短讯,发的时间比齐霄早,也比齐霄简短。
  白阳:【我还是很纠结那个问题,我们第一次见面在哪?】
  这个问题真的很重要,重要到,司龄没办法说出真正的答案。
  司龄:【实验室。】
  短讯发出去十几分钟,司龄回到自己卧室的时候,白阳才给了回复。
  白阳:【哪个实验室?】
  一个是智管局的在职研究员,一个是社会公认的超智能天才,在实验室初次见面似乎是顺理成章。
  白阳的回忆也确实如此。
  他第一次看见那张令人惊艳的脸,是在一个智能测评的实验室里。
  司龄被邀请为测评人,他是观察员。
  白阳无法回忆起那天的大小细节,唯独那张脸,唯独那个超然于世外的气质和眼神。
  那种淡漠,白阳至今回想起来,还会有阵阵的不真实感。
  这和在礼堂抱住他喊他“妈妈”的女孩子的形象无法重合,白阳才有此一问。
  他总觉得,司龄和他的初见,可以追溯到更久以前。
  但司龄的回复是:【记不清了。】
  很敷衍的一个答案。
  白阳:【那我换一个问题,为什么你会认为我是你的“妈妈”?】
  白阳顿了顿,又发了一条:【你今天的状态很清醒,不是错认。】
  司龄:【不论原因,你只要记住我就是错认。】
  白阳皱紧了眉。
  他能感觉到,司龄对他有一个态度上的转变。
  从在校医室的亲近、亲昵,到现在的撇清关系。
  按理说后者是错认以后人的合理反应,但是这个反应来的很迟,甚至十分刻意。
  白阳忍不住怀疑这短短的几个小时内,司龄经历了什么。
  白阳:【在校医室外,你亲口说的你很清醒,还有另外两个小朋友可以作证。】
  白阳:【你的掩盖有点迟。】
  白阳:【你原本不打算遮掩,并且我第一次在校医室问你的时候,你想告诉我实话对吗?】
  白阳:【是关于我的一些原因,让你改变了主意。】
  几条短讯发过去,司龄都没有回复。
  白阳原本只是诈她一下,现在迟迟收不到司龄的回复,心里已然有了猜测。
  他的直觉是对的,他和司龄的见面可以追溯到更久以前。
  “妈妈”这个称呼,应该是他和司龄原有的一种联系,不是违反科学的血缘关联,而是一种相处过程中产生的联系。
  或许用“羁绊”更加准确一些。
  但是说不通……
  白阳回想起自己看到的体检单,还有校医从柜子上拿走的新鲜血液。
  司龄是人。
  她有人的体温,身上还萦绕着一种淡淡的,类似于积雪的清冽体香。
  这让白阳的所有推论都显得荒诞无比。
  而另一边,被推论的司龄,调出了最后一个显示已读的聊天框。
  【白阳是罪人,如果你懂得感恩的话,就和他撇清关系。】
  时间是上午十点半——白阳和司龄分别之后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